财新网

中建最大海外项目失败之路

2015年09月04日 23:23
T中
总投资35亿美元,来自中国的资金超过70%,被视为“走出去”典范的巴哈•玛度假村面临烂尾危险。总承包商中建被告上法庭,“融投资带动总承包模式”如何失败
news 拿骚的巴哈·玛度假村。巴哈马群岛位于佛罗里达州以东、古巴以北。作为前英国殖民地,巴哈马是加勒比地区最富裕的国家,旅游业年收入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0%。
《财新周刊》 财新见习记者 张而弛

福兮祸兮

  中国进出口银行成为了项目重新启动的引擎,它进入巴哈马项目,始于中建的建议。

巴哈马

  根据中建官网上一篇名为“开创融投资带动总承包全新模式”的文章,早在2007年,中建便建议中国进出口银行接触巴哈马项目,并促成当时的副行长刘连舸于2007年年底访问巴哈马。刘连舸现已是中国进出口银行的行长。

  2008年哈拉斯娱乐公司退出后,中国进出口银行的参与成为关键。巴哈•玛公司后来向法庭提交的文件显示,这一项目的总投资为35亿美元。而根据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的法律文件,在美国时间2010年3月30日签署的信贷协议中,中国进出口银行将为此项目提供24.5亿美元的贷款,这些贷款以巴哈•玛公司为借贷人,以其拥有的绝大部分资产作为担保。中国进出口银行称,这意味着,如果巴哈•玛公司无法偿还贷款,中国进出口银行将可以拥有度假村的大部分资产。

  中建则投资1.5亿美元,成为巴哈•玛公司惟一的优先股股东;伊兹米尔利安家族以度假村的土地、现金和凯布尔海滩上已有的几家酒店等资产注资,合计8.5亿美元,持有全部普通股。这一安排意味着中建在利润分红和剩余财产分配中享有优先权,但对公司的运营没有控制权。此外,工程投资还包括了巴哈马政府为修路和改造机场而提供的近5000万美元拨款。

  在此之前的2009年3月9日,中建美国与伊兹米尔利安家族签署合同,成为了该项目的工程管理商和总承包商。巴哈•玛公司发言人向财新记者表示,这是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贷款的前提条件。

  在巴哈•玛项目的中文官网上,中国进出口银行的决定被称为“极为罕见的情况”,是“看好旅游行业的指标”。截至本刊发稿前,中国进出口银行一直拒绝就该项目接受财新记者采访。

  在这个“融投资带动总承包”的模式里,中建美国通过引入中国进出口银行为自己获得了其海外历史上承建的最大项目,还成为项目的股东之一。如果项目成功,中建将不仅获得承包收益,还将收取3.5%-6%的工程管理费,并有希望从度假村未来运营中分享收益。而中国进出口银行参与的目的,则更多是为了在金融危机时帮助中国企业“走出去”。

  接下来的几年里,几千名中国工人陆续抵达巴哈马,上万个集装箱的建筑材料从各地海运过去。中建因此在《国际工程与劳务》上将这称为“中国银企合作、携手开拓海外发达国家市场的标杆”和“中国企业实施‘走出去’战略的典范”。

  不过,他们显然忽视了对该项目主要决定者——伊兹米尔利安家族实力的考量。根据《论坛报》报道,早在2005年,伊兹米尔利安家族便想开发巴哈•玛度假村,当时计划的总投资才16亿美元。即便如此,在2006年10月与巴哈马政府的协议到期前,发展商也没有募集到足够资金。美国哈拉斯娱乐公司是在2007年加入的,并把总投资增加到了26亿美元。中建和中国进出口银行是这个项目的第二任接盘者。

  作为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和BiMBA商学院联席院长,杨壮曾多次拜访过中建美国。在他看来,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国政策性银行提供的担保的确让许多国企受益颇多,但这种“银企合作”模式的风险也“相当之大”。

  “实施这种模式的必要条件是,我们的企业和银行一定要对我们所投的项目,在战略、文化、组织和运营上,有很清晰的认知。而这种认知必须能够在突发情况下有很好的防范风险的措施。”杨壮在采访中表示,可行性研究和风险管控一直是国企在运营中的软肋,而中国政策性银行又对国企过于信任。

  2011年2月21日,盛大的开工仪式在巴哈马举行。在洁白的凯布尔海滩上,伴随着中式锣鼓声,中国舞狮和盛装打扮的当地贾卡努舞者翩翩起舞,这次项目合作被认为象征着中巴经济和文化的融合。他们的身后,是一望无际的大西洋。

太大而嚼不动?

  根据中建与巴哈•玛公司签署的承包合同,尽管可以协商更改,但双方尽力将总开支控制在19.2亿美元左右,其中包括1.5亿美元的应急费用。中建需要在开工后44个月内,亦即2014年11月前完成全部工程。

  但2014年5月16日,因中建未能在当年3月按时完成会议中心工程,发展商要求纠纷审议委员会判中建违约。此后双方协商决定将交付期限延长到2015年3月。但中建仍未能到期交工。为此双方互相指责,中建指责发展商没有按时支付工程款,而发展商则指责中建账单有水分,没有经验,管理混乱,因而拒绝付款。

  与中建和中国进出口银行的自信相比,巴哈马当地人对度假村项目的启动既兴奋又担心。

  巴哈马商会与雇主联合会前主席罗伯特•梅耶斯向财新记者表示,“兴奋”是因为这个项目可以创造大量工作岗位和商业机会,“担心”则是源于,在巴哈马这么小的国家,还没有过建造规模这么大的工程的经验,未来成功与否,要看能否吸引足够的游客,以及巴哈•玛公司能否挖到足够多和好的人才。

  而根据巴哈•玛总裁托马斯•邓洛普(Thomas Dunlup)向美国法院提交的证词,发展商私下也有顾虑,“虽然中建是世界上最大的建筑承包商之一,它在建设如巴哈•玛这么庞大和复杂的单期度假村项目上,却没什么经验” 。

  据巴哈•玛方面称,在工程开工四个月后,中建曾答应会找一家更有经验的公司当项目合作伙伴,但始终没有兑现。在发展商反复要求下,中建才从拉斯维加斯雇了几位专业人员,大多呆不到一年就走了。

  在后来向法院递交的材料中,巴哈•玛公司将工期一延再延的原因归咎于中建经验和能力不足。比如巴哈•玛员工作证时暗示,中建在计算工期时可能没有充分考虑建筑材料在运输中的损耗和需要的人力。

  由于大部分建筑材料需从外国进口,法律文件显示,2014年10月8日,巴哈•玛员工向中建装饰集团的左大为投诉,指责其未经批准,使用非设计指定的材料来代替玻璃纤维加强石膏板,作为外观装饰材料。

  为此,左大为将电邮转给中方负责人,并用中文写道:“老郭、老艾:你们怎么回事啊!作假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吧!那不是给自己添堵吗!要想做,必须小心啊!”

  左大为后来向法庭提交证词时解释,当时是因为材料在运输过程中出现损毁,重新订购的材料要在次年2月才能抵达,他的下属在工期压力下未经允许,擅自更改了材料。他的邮件本意是批评下属,而不是鼓励造假,巴哈•玛的误解是源于“中西方文化与表达差异”。他举例说,2015年3月,卫生间的石材隔断也在运输途中损坏,但巴哈•玛批准了先使用替代材料,在重新订购的材料抵达后另行更换。这些例子从侧面显示,全球采购的确给中建带来管理上的麻烦。

  巴哈•玛公司还曾指责中建雇的工人数目不够,且多是普工,缺少技工。2014年5月,巴哈•玛公司向当时仲裁的纠纷审议委员会出示大量照片,试图证明不熟练工人对工程质量的影响,还称中建是在仲裁前才突然将会议中心的工人从120人增加到200多人。

  美国企业研究所学者史剑道(Derek Scissors)长期追踪中国企业海外投资。他认为,中建这次是“咬下了一块太大的肉,却嚼不动”,出现问题并不奇怪。“他们原本应该选择一个更小的项目,一个规模没那么大、那么依赖于发展商的项目。” 史剑道说。

本文导航
推荐
首页经济金融公司政经世界观点文化博客图片《财新周刊》《中国改革》视频English
gotop3
说说你的看法...
分享
分享到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取消
发送
注册
 分享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