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香河土地怪象

2017年01月20日 20:14
T中
大规模低价收地-运作指标-高价售地,三强集团以此模式鲸吞京畿香河的巨额土地红利,以租代征、违规开发亦相伴相生
news 2014年10月23日,河北香河开发商私自更改小区规划设计引发业主抗议,纷纷自发集中在售楼处门前维权讨说法。
《财新周刊》 文|财新记者 于宁 赵复多 黄荣 侯雯 汪苏 实习记者 周宇诗 李雪

  上个世纪90年代末,河北省香河县依靠家具产业迅速崛起,成为环首都经济圈的一颗明珠。近年来,随着环京楼市热潮持续高涨,在“大七环”的概念之下,位于北京市和天津市之间、京哈高速沿线黄金地带的香河,又成为了国内各路房企逐鹿之地。

  土地越来越值钱,建设用地指标的紧俏,令香河历届官员如鲠在喉。早在2010年底,香河违法占用农村土地进行房地产开发,以租代征、对失地农民补偿不足等问题遭到曝光。其后,包括时任香河县县长在内的九名当地官员遭到撤职、免职和记过等处分。

  然而,“土地风波”之后,问题并未缓解,政府隐身,“代理人”角色凸显。本地经营多年的香河三强实业集团(下称三强集团),通过以租代征等模式,帮助政府“盘活”了大量土地。大规模低价收地后,三强集团通过各种渠道运作土地指标,拿到指标后再高价转让或合作、自行开发。在替政府“排忧解难”的过程中,三强集团身兼四个角色——农村土地转性运营商(收地及落实指标)、一级开发商、二级开发商以及外地开发商在当地拿地开发的“合作者”。这个全产业链一条龙通吃的垄断布局,奠定了其在香河土地市场的特殊地位,独揽京畿土地增值的巨大蛋糕。

  如此也催生了“有香河特色”的地产怪象。近几年来,香河楼市火热、房价一路高歌猛进,在一地难求的同时,土地市场上却时常上演以近乎底价摘牌成交的场景。

  但财新记者调查发现,外地开发商在香河拿下土地的真实成交价,往往比摘牌价高出许多,时常在2倍左右,高额溢价被三强集团这样的一级开发商和“外地开发商合作伙伴”攫取,并未作为土地出让金纳入地方财政。据当地业内人士分析,三强集团在香河实际控制的土地达上万亩之多。企图绕过三强集团拿地、打破这一潜规则的外来房企,往往会陷入各种麻烦之中;而三强集团自己开发的地产项目,即使没有拿到预售证也得以“先上车后补票”。

  三强集团因何如此特殊?多起无证开发、违法违规项目又缘何能逃避监管?通过剖解三强样本,不难窥见环京土地市场财富暴增的真实生态及其背后的重重暗影。

万科员工遇袭事件

  2016年7月8日,河北省廊坊市香河县国土局公开出让20宗宅地,报名参与其中10宗地竞拍的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000002.SZ/02202.HK)旗下全资子公司北京万科企业有限公司(下称北京万科)投资部员工,在驱车前往香河县国土局的途中遇袭。网络流出的视频显示,现场数名手持器械的黑衣男子撞毁万科员工的车尾,并当街将万科员工殴打至流血。

  北京万科相关人士称,此前一天下午,负责对接招标的北京万科经理曾接到香河县国土局工作人员的电话,通知其比预定时间提前半小时进场,他们就觉得奇怪。万科方面的第一反应是要出事,估计可能是进不去门,但没想到中途就被打了。

  时隔五个多月后,2016年12月16日,该案在河北香河县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公诉机关指控,2016年7月8日上午8时30分许,被告人王贵源、涂忠义与何胜龙驾驶红色皮卡车在香河县淑阳镇镇政府门口,与被害人程永、秦振杰和梁萌所乘白色大众途观车追尾、碰撞,三名被告人下车后,利用镐把、白色塑料管等作案工具将被害人所乘车辆车窗击碎,并对被害人进行殴打,随后另一名被告人武玉磊也加入一起殴打被害人。经香河县公安局法医损伤检验鉴定室鉴定,三名被害人构成轻微伤。据此,公诉机关提请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四名被告人的刑事责任。

  四名被告人对起诉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无异议,当庭认罪。王贵源称,案发当天早晨,他驾驶租用车辆与涂忠义、何胜龙二人前往大厂县吃早餐,在返回香河的途中,驶在前方的被害人车辆在其超车过程中进行“别车”。行至案发现场时,被害人的车骤停,导致追尾事故。自己因为“生气”,从车中拿出镐把,敲碎被害人车窗,对其进行殴打。

  被告涂忠义、何胜龙称案发时自己正在睡觉,未能目睹“别车”全过程。被告人武玉磊与被告人何胜龙相识,称自己在路边目睹何胜龙等人打人后,就过去对被害人“踩了几脚”。

  视频中还出现了一名白衣男子,也参与殴打万科员工,但至今未查清此人是谁,这四人表示都不认识他,检方未对此人提起公诉。

  万科方面律师则对检方指控的事实与罪名均表示质疑。他认为被告人并非无故随意殴打他人,而是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暴力犯罪:案发时,四名被告人均着黑色上衣,持统一的棍棒类凶器,行凶时对被害人进行挨个辨认,并在案发后被一辆无牌照的黑色凯美瑞轿车接走。

  “本案犯罪时间为离土地招标时间不到两小时,犯罪地点离被害人目的地200米左右,这说明本案与本次土地招标有极密切关联。”被害人律师韩冬平认为,这显然超出了寻衅滋事罪的范围,应当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故意伤害罪、故意毁坏财物罪论处。

  在法庭上,律师更称,北京万科报名竞拍10个地块前,这十宗地的一级开发商三强集团即曾通过多种渠道“劝退”过万科。

本文导航
版面编辑:王丽琨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37人已赞赏
赞赏是一种态度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赞 赏
推荐
财新移动
分享
取消
发送
注册
 分享成功